最新消息:电商法草案四审 侵权售假罚款上限拟提至200万元

电商法草案四审 侵权售假罚款上限拟提至200万元

创意新鲜 dede58.com 浏览 评论

(视频来源:网络编辑:刘清扬)

从单月情况来看,自2017年至今共15个月内,2018年3月的新设产品数量排在倒数第二位,规模排在倒数第三位。

特别是贫困地区、民族地区、边疆地区等建设任务仍然较重,建设压力较大。

短期妖股停牌抑制市场风险偏好,但近期若有回踩,对投资者来说正好是不错的低吸良机,重点关注业绩良好的低估值蓝筹股和优质成长标的。

今天(8月27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四审电子商务法草案,对比此前的三审稿,四审稿再次调整“打假条款”,明确提出,消费者损害如果是因为电商平台经营者未尽到审核义务造成的,那么电商平台承担“补充责任”,而非“连带责任”。同时,四审稿加大了对网购侵权假冒行为的惩戒力度,明确规定,如果电商平台经营者未采取必要措施制止商家的侵权假冒行为,那么罚款上限拟提至200万元。

自2016年12月初次提请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以来,电子商务法草案已历四审。今天,全国人大宪法和法律委员会相关负责人作电子商务法草案审议结果的报告时表示,宪法和法律委员会建议提请本次常委会会议审议通过。回顾:“打假”条款两次“加码”自电商法启动立法以来,如何通过法律手段解决网购的侵权假冒现象,此系各界关注的焦点。此前的一审稿,主要从知识产权保护角度对网购“打假”作出规定,提出电商平台“明知”平台内经营者侵犯知识产权的,应当依法采取删除等必要措施。

对此,一些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提出,上述条款“不够火候”,除了“明知”之外,还有“应当知道”。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万鄂湘就提出,“一般在民法上除了‘明知’以外,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可以加大电商或卖家的责任,那就是‘应当知道’。

”比如商品上面已经标明“高仿”,还有的以非常低的价格,大大低于正常品牌价格来诱骗消费者去点击的,电商推脱说不明知真假,那就属于“应当知道”。

为此,二审稿强化了电商平台的“打假”责任,提出“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平台内经营者侵犯知识产权的,应当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终止交易和服务等必要措施;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与侵权人承担连带责任。

”。

绿营也并不买账,反柯游行的发起人、民进党立委姚文智称,这只是柯文哲和电台主持人合演的个人秀。

报效国家、中日战争,不知《智子之心》的编剧是否借鉴了这篇文章的一些说法,但对那段让海峡两岸中国人都痛心的历史,二者的观点却惊人相似。

1989年,曾庆红的父亲在国营砂器厂的背面挖了一口馒头窑,开办了古城第一家私营的砂器厂。

据测算,在4月份%的同比涨幅中,去年价格变动的翘尾影响约为个百分点,新涨价影响约为个百分点。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